一个占tag发冲动的智障

无知又不会讲话...也依然球勾搭

*为她摘下辰星或是捧起桂冠*

一个雷安♀脑洞
安哥单向性转!
..就想写皇子x女骑士被雷到很抱歉
私设>原设maybe
架空 设定很模糊 强行文艺
水平很糟糕..
想到啥写啥
逻辑遣词造句很混乱
反正没人理的_(:з」∠)_

他低下头,沉重的冠冕与长袍的重心也随之转移了,随着目光凝视在面前的少女身上。
而她无比优雅地托起自己的手掌,在指节处落下一吻。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王。

从教鞭下逃走的皇子熟练地撬开了花园的门锁,他暗暗嗤笑着大人们,跑进了城堡之外的丛林之中。
即使是顽皮过分的他也有些疲惫了,他想起母后可能会有的带有斥责意味的神情,及不情愿地拍了拍背带裤上的灰尘。他的小皮鞋在泥土地上发不出声响,这使他有些懊恼。他发现嫩绿的针叶中有不知名的红色浆果,便立即确定这可以吃掉,以前他带着卡米尔来这里时卡米尔准许了。
虽说没有认可他逃课的行为。
所以他摘下自己的头巾,上面有女仆莱娜教自己缝的歪歪扭扭的星星与签名,不一会儿就被浆果装满,染上了果酱的紫红。
丛林中的小路错综复杂,他不愿再去探寻,索性坐下歇息。
轻盈的脚步声混在初秋的风里,谁的皮鞋踏进了斑驳的树影中间,发出不大却让男孩自认为领地被侵犯的声响。
他站起身,抬起头打量这位打扰他休息的不速之客,正好对上女孩澄澈的瞳孔。女孩似乎有些惊慌,正想掉头时却被一把拉住了手腕。
女孩用力挣脱着“您是三皇...唔!”
“不管你是谁,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
他凑近女孩的脸庞一字一顿地作着警告,丝毫没有注意到女孩脸上的红晕蔓延。
他注意到女孩的洋服竟然系有扣挂着两柄短小剑鞘的腰带,便将它取了下来。
“请还给我!”女孩焦急地伸手去抢。
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它,视线很快捕捉到了繁复花纹中隐藏着的花体文字。那是一个难于拼写的姓氏,他记得这是效忠于皇室的一个骑士家族。
“殿下,”女孩挣脱掉他的手,“请还给我,否则我就告诉丹尼尔先生您...”
他再次捂住了女孩的嘴,皇族礼仪似乎并没有让他学会如何很好地对女士彬彬有礼。他将剑鞘塞回到女孩手中,“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虽说加上了单字却依然有些强硬。
女孩皱了皱眉头,却依旧向他行了个礼,回答了他的问题。
“您是双剑的骑士?这么说您来自那个效忠于皇室时间最久的骑士家族?瞧您这...您确定可以把剑持稳?”
“还有,安迷修...这可不像女孩的名字。”他毫无顾忌地笑着往女孩嘴里塞了一个果子。
女孩是有些为他的无礼生气了,可果子确实甜美。她情不自禁地咂嘴,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
“不用在意这么多哦,骑士小姐。”他将抛起的果子接住,霞光在他有些凌乱的发梢上晕染了色彩,紫色的双眼在略微有些暗淡的树影中闪着光芒。

他眯起眼,稍微附身向女孩伸出手。


他们推开阁楼的小木门,从那里面爬出来。
城堡的顶端站上了他与女孩。

你看。
那是从天边的尽头一层一层倾泻的繁星与银河,挂在冰冷的,如海色般深邃的天空中,像是天神的泪水,或者是谁渲染了极光的发尾。
他像是无比自信地昂起了头颅,星河璀璨倒映在他的瞳孔里,无比梦幻而美丽。
“嘿,如果真的有彼得潘,我想和他一起遨游在星空。”他的发丝在夜晚的风中黑得深邃,微微张开的嘴唇如梦呓般把内心的愿望吐露。

他曾站在城墙的顶端,无视了背后女孩的惊诧,张开双臂,似乎要与星空融为一体。
女孩下意识跑过来想要把他往后拉,他轻轻转身让女孩扑了个空。
安心吧,骑士小姐。他低下头与女孩的视线相对。
我可不会变成小飞侠,或者一摊烂血肉。虽说前者还可以接受。
星空仍然冰凉如泪水,在深黑中闪着无暇或泛着银光。
女孩没有理睬他了,她的皮靴踩在石砖地上富有节奏而不如平时轻巧,指间卷起的发丝昭示心事重重。
殿下。她开口。我想您知道,明日皇室将举行您的加冕仪式。
她转身凝视他,这个国家明天的国王,她将效忠的君主,她不肯承认的挚友。
他跳下城墙,取下了头上的发带。
他再次迎上女孩的视线。我想骑士小姐也知道,比起加冕,我更想要的是什么。
逃离。
他像无数次拉住女孩一样再次拉住她的手,但又马上放开。径直推开了木门离开。
指间的温度是还未消散的,像是浆果余留的酸甜,星空划过的水痕。


红袍下的不羁少年于苍白的棺木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