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占tag发冲动的智障

无知又不会讲话...也依然球勾搭

*为她摘下辰星或是捧起桂冠*

如果老子是个天才就好了:

就是这个了……少女们的一支舞简直就是我心头白月光

老相册:

街角的探戈;

相册君超爱这张照片,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呢?

1954年,伦敦,Robert Doisneau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一个雷厨整天吸安哥有关cp

是这样的
在双安 安卡 雷安中
我其实最想双安H。。。恨不得小柠檬快点成年强迫安哥或者两个人青涩地(什么
这对怎么都好吃((((
骨科设定还是。。算惹
雷安可以接受一点点h....?主要是感觉他俩不像是会在一起爱到燃起烈火的(想看他们打架互怼
但是 对年下的H没有抵抗力
安卡最不能接受H啦 这俩放一起安定得不像一对((
主要还是小甜饼吧

嗯。。我身边有这样几类优秀的孩子
一类是知道我很弱鸡但是完全不介意这点的
一类是天天当面强调我是个弱鸡但是很热心帮我进步的
一类是知道我是个弱鸡并且不喜欢我这样丧的人但是当面不讲背后讲的
应付不来第三类的孩子。。

再说说喜欢过的孩子吧
个人区分不来友情和那种好感))有些方面过于天真
A是一个比较八面玲珑的孩子  和每个人都尽量搞好关系 从来不透露内心的真实想法 一开始因为TA的友善态度善于倾听和说话有趣喜欢TA 还表过白做过一些蠢事比如送奶茶。。
现在A是我绝对不会去试着交往的一类孩子。。
但是人家的大学志愿是我蛮喜欢的一所 可惜理科差今生无望了)

B是一个性格爽快直接 善良不会欺骗朋友的孩子 曾经约定说要做永远最好的朋友((上了不同的中学后TA的性格变了蛮多有点接近张扬了。。?最近因为一些原因分开了大概是观念变了吧(即使是现在TA也在某些方面单纯得可爱
B这类不太想深交啦xx

C是一个很会照顾人也很理性的孩子 理科超级棒啊wodema 喜欢TA就是因为太会照顾人啦x 有种想去依赖的感觉 后来慢慢疏远了不过最近又关系好了起来 和我在一些方面(交际问题)蛮合得来 和其他一些方面(社会问题之类)又截然不同
似乎在追求一种没有利益的感情
C这类孩子 据TA说世上不存在深交

D没怎么接触过不了解 TA做了一些招黑的事情后印象分自动扣光((

E很喜欢音乐和游戏。。略中二和负能 还是个很好的人来着xx有机会想再多多接触

现在比较喜欢的是F和G 都有着有趣灵魂的两个人
F比较内向 不注重交际 学习好神仙((相处久了会发现不像表面那么高冷 反而很可爱  很喜欢和TA戏精 。。
也是想法不太会轻易暴露的孩子
G是网上勾搭的孩子 因为隔着一层屏幕不清楚太多事情 很有独立思想的一个孩子 比我成熟得多((

(人要保持长久的舒适关系靠的是共性 对彼此感兴趣之类

自己也要努力吧

负能注意!!!!!!!!!!请撤离!!!!
































大概是极度的自卑
感觉TA是 更喜欢那孩子一些 但是明面却。。哎
不想有这种猜忌
但是真的莫名其妙就会难过

无比颓废 无比卑微
永远达不到的眼界 跨不过的界线
以及可悲的敏感与不作为

本来是篇同人。。同样可以作原创了

夜莺是活泼的精灵,他栖息在枝头婉转。明亮的双瞳映着夜的深邃,穿透枝梢的歌声流过古树的心胸。
夜莺是聪明勇敢的孩子,他知晓世界之宽广。
如果有海风或是暴雨使他的翅膀痛苦,他也不打算停下追逐大地的脚步。

“先生,那您又是为何为我驻足?”

玫瑰是娇嫩的天使,是他无法割舍的公主。

“......”伶俐的夜莺竟找不到任何词句来回复。

他是被摄取了心魄啊,他是在思慕一朵玫瑰啊。尽管她不会适应旅途艰苦也不会脱离大地的束缚。

“请允许与我共舞。”
执起手掌的同时毒刺也刺进了胸膛。
“那就为我歌唱吧。”
踮起脚尖的同时根系分离了泥土。

“我去过南方的沼泽,那里的鸟儿将迁徙奔赴,却不愿与我共舞。”
“我去过东方的城邦,那里的花朵毁于铁蹄与战乱国度,却不能与我共舞。”
“我去过北方的冰川,那里仅有严寒与冻土,却无人与我共舞。”

夜莺是聪慧的诗人,他卑微又无比自信,他将爱慕如细雪倾诉。
试探,前进,回转,鞠躬。谁也不停止,谁也不后悔。
重复了,重复着,这约会。孤独着渴望着什么的玫瑰将爱慕如尽亲吻回复,她不介意把毒刺正刺入心脏,正如他不介意让她在今夜最后一次开放。

直到鲜血将歌声撕裂,直到枯竭将舞步折断。

金发的少女是花园的主人,她默许了这夜下的彼此相拥。她撩起金发的少年额前的碎发,在被绷带缠绕的左眼处落下一吻。

潦草一个双安的哨向!
想看安哥为柠檬做精神疏导。。
哪个角度都盖不了我的缺点orz
不小心点了柠檬的tag不会取消真是非常抱歉😭😭

双马尾柠!
脸用美图秀秀拉了下希望不会特别奇怪orz

本来是个单向性转但是估计可以当原创看了
私设>原设 单纯想写皇子与女骑士
设定很模糊 强行文艺
水平很糟糕..
想到啥写啥
逻辑遣词造句很混乱
反正没人理的_(:з」∠)_

他低下头,沉重的冠冕与长袍的重心也随之转移了,随着目光凝视在面前的少女身上。
而她无比优雅地托起自己的手掌,在指节处落下一吻。

从教鞭下逃走的皇子熟练地撬开了花园的门锁,他暗暗嗤笑着大人们,跑进了城堡之外的丛林之中。
即使是顽皮过分的他也有些疲惫了,他想起母后可能会有的带有斥责意味的神情,及不情愿地拍了拍背带裤上的灰尘。他的小皮鞋在泥土地上发不出声响,这使他有些懊恼。他发现嫩绿的针叶中有不知名的红色浆果,便立即确定这可以吃掉,以前他带着K来这里时K准许了。
虽说没有认可他逃课的行为。
所以他摘下自己的头巾,上面有女仆L教自己缝的歪歪扭扭的星星与签名,不一会儿就被浆果装满,染上了果酱的紫红。
丛林中的小路错综复杂,他不愿再去探寻,索性坐下歇息。
轻盈的脚步声混在初秋的风里,谁的皮鞋踏进了斑驳的树影中间,发出不大却让男孩自认为领地被侵犯的声响。
他站起身,抬起头打量这位打扰他休息的不速之客,正好对上女孩澄澈的瞳孔。女孩似乎有些惊慌,正想掉头时却被一把拉住了手腕。
女孩用力挣脱着“您是三皇...唔!”
“不管你是谁,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
他凑近女孩的脸庞一字一顿地作着警告,丝毫没有注意到女孩脸上的红晕蔓延。
他注意到女孩的洋服竟然系有扣挂着两柄短小剑鞘的腰带,便将它取了下来。
“请还给我!”女孩焦急地伸手去抢。
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它,视线很快捕捉到了繁复花纹中隐藏着的花体文字。那是一个难于拼写的姓氏,他记得这是效忠于皇室的一个骑士家族。
“殿下,”女孩挣脱掉他的手,“请还给我,否则我就告诉D先生您...”
他再次捂住了女孩的嘴,皇族礼仪似乎并没有让他学会如何很好地对女士彬彬有礼。他将剑鞘塞回到女孩手中,“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虽说加上了单字却依然有些强硬。
女孩皱了皱眉头,却依旧向他行了个礼,回答了他的问题。
“您是双剑的骑士?这么说您来自那个效忠于皇室时间最久的骑士家族?瞧您这...您确定可以把剑持稳?”
“还有,A...这可不像女孩的名字。”他毫无顾忌地笑着往女孩嘴里塞了一个果子。
女孩是有些为他的无礼生气了,可果子确实甜美。她情不自禁地咂嘴,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
“不用在意这么多哦,骑士小姐。”他将抛起的果子接住,霞光在他有些凌乱的发梢上晕染了色彩,紫色的双眼在略微有些暗淡的树影中闪着光芒。

他眯起眼,稍微附身向女孩伸出手。

他们推开阁楼的小木门,从那里面爬出来。
城堡的顶端站上了他与女孩。

你看。
那是从天边的尽头一层一层倾泻的繁星与银河,挂在冰冷的,如海色般深邃的天空中,像是天神的泪水,或者是谁渲染了极光的发尾。
他像是无比自信地昂起了头颅,星河璀璨倒映在他的瞳孔里,无比梦幻而美丽。
“嘿,如果真的有彼得潘,我想和他一起遨游在星空。”他的发丝在夜晚的风中黑得深邃,微微张开的嘴唇如梦呓般把内心的愿望吐露。

他曾站在城墙的顶端,无视了背后女孩的惊诧,张开双臂,似乎要与星空融为一体。
女孩下意识跑过来想要把他往后拉,他轻轻转身让女孩扑了个空。
安心吧,骑士小姐。他低下头与女孩的视线相对。
我可不会变成小飞侠,或者一摊烂血肉。虽说前者还可以接受。
星空仍然冰凉如泪水,在深黑中闪着无暇或泛着银光。
女孩没有理睬他了,她的皮靴踩在石砖地上富有节奏而不如平时轻巧,指间卷起的发丝昭示心事重重。
殿下。她开口。我想您知道,明日皇室将举行您的加冕仪式。
她转身凝视他,这个国家明天的国王,她将效忠的君主,她不肯承认的挚友。
他跳下城墙,取下了头上的发带。
他再次迎上女孩的视线。我想骑士小姐也知道,比起加冕,我更想要的是什么。
逃离。
他像无数次拉住女孩一样再次拉住她的手,但又马上放开。径直推开了木门离开。
指间的温度是还未消散的,像是浆果余留的酸甜,星空划过的水痕。


红袍下的不羁少年于苍白的棺木安眠